三江阁 > 都市言情 > 农门小寡妇:种田发家养包子 > 第495章 一个也不给许娇杏(下)

第495章 一个也不给许娇杏(下)

手机阅读  书名:农门小寡妇:种田发家养包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十三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云儿啊,你不就是娘的云儿吗?”张七婶一脸狐疑的看着许娇杏。

    霎时间,许娇杏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张七婶定又是将她给认成了顾彩云了!

    桑三娘想纠正张七婶,又被许娇杏给阻止了,如今,张七婶在犯病,给她说再多,也没有意义。

    这种时候,与其跟她争,还不如顺着她的话说,让她平静下来,往后再加重要药剂,好好给她调理调理。

    于是,许娇杏将张七婶哄回了房中休息,又给她吃了一些安神的药物,直到她沉沉睡去后,方才离开。

    桑三娘去关门,正好就回头看到了站在屋檐下的杨水生,杨水生的目光还定定的朝着房门处看去,俨然,那是许娇杏离开的方向。

    桑三娘无奈的叹了一生气,忍不住道:“杏丫头也真是命苦,二郎都去了,还留了这么一大堆的烂摊子给她,又是儿子,又是发疯的亲娘,这可如何是好啊。”

    杨水生敛了敛眉,眸光里闪烁着一抹暗潮,终是没有多说一个字。

    “还有你,往后在杏丫头面前,还是多穿一点,你瞧瞧今儿个的场景,这要是遇上了脾气坏的,指不定就将你给赶出去了。”

    杨水生挑眉,想着适才自己看到许娇杏时,心跳加速的感觉,一时失神。

    “水生?杨水生,我在跟你说话,你听清楚没有!”

    这时,桑三娘又愤声吼了一句。

    杨水生抬眸,淡扫了他娘一眼,适才回屋。

    桑三娘想着自家水生刚刚看到杏丫头时,那眼珠子都不转一下的模样,不由叹息,只道自己还得赶紧给他安排相看才成。

    往后,有个媳妇儿看管着他,也免得他总是给杏丫头添麻烦。

    摇了摇头,桑三娘也跟着回了屋。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屋子上空,又飞过了一只白色的鸽子。

    这白鸽一路飞过,径直就听到了许娇杏的瓜棚下。

    此刻,许娇杏刚回屋不久,正和阿满他们洗着脸,冷不丁的听到鸽子叫声,阿满径直就冲了出去,不一会儿,又将白鸽给抱了回来,面上很是欢喜。

    “娘,它又回来了!”

    许娇杏笑着接过了他手上的信鸽,一边又催着他拿粮食过来喂鸽子。

    等阿满和小圆子走后,许娇杏熟络的打开了鸽腿上的纸条,只回纸条上倒是多留了好些字。

    仔细读来,无非就是告诉她,他让人给她送了不少臭臭果回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到了,之后,又让她和阿满照顾好自己。

    纸条末,还留了一个顾字。

    若说以前只是猜想,那么,此时此刻,自己这猜想也算是百分之百的定下来了。

    这人,连着出门 办事儿,都还想着给她送榴莲,她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

    许娇杏摇了摇头,未免人发现,她直接将纸条放在油灯上烧了去。

    想着张七婶的事儿,许娇杏还是决定给顾余淮回个信,只是,这才拿了纸笔,准备落笔的时候,她又犹豫了。

    毕竟,顾余淮在外间办事儿,她若是写那么一大堆麻烦事儿进去,只会会让他分了心。

    定了定神,许娇杏还是只写了一个安字,重又塞回了鸽腿上。

    等阿满和小圆子喂它吃了东西后,白鸽又飞走了,阿满撑着下颌,巴巴的问了一句:“娘,咱们要是有一个这样的鸽子就好了。”

    许娇杏看着阿满那艳羡的眼神,不由好笑:“晚些时候,我跟他说说。”

    在她看来,阿满好歹是那人的儿子,那人总不会连着一个信鸽都舍不得吧。

    “啊?”阿满一脸的狐疑,许娇杏干咳,再没多话,只哄着两个小家伙去睡了。

    没有顾余淮的日子,照样就这么过着。

    起初,阿兄他们还有些担心她,时不时的,还会请上两天假来看看她,可眼看着她如此坚强和振作,大伙儿也就放下了心来,各自忙活起了各自的事儿。

    要说最忙的,也就是桑三娘了。

    桑三娘每日都给杨水生安排相看,一天都得安排好几场,方婶儿他们惊讶不已,直问桑三娘是给了花媒婆多少钱,不然,人家哪至于这么殷勤。

    桑三娘就是想让儿子赶紧成个亲,这钱多钱少,她真不怎生在意。

    可饶是如此,杨水生也格外不配合,不是挑这个毛病,就是挑哪个毛病,直到有一天,有人给铺子上送了一车臭臭果的时候,桑三娘正好又给他安排了一个清秀姑娘相看。

    杨水生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当场就怒了,直接将人赶了出去。

    花媒婆气的不行,那清秀姑娘更是哭着就跑了,这事儿,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桑三娘如何道歉,花媒婆也没有消气,桑三娘就拉了杨水生过来,斥了一句:“水生,娘知道你这两日忙的很,脾气是急了一些,你到底是个什么要求,直接给你花婶儿说个清楚,再道个歉,你花婶儿肯定会帮着你的。”

    众人点头,这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了媒婆啊,一个相看不重,再多相看几个就成了。

    谁知道,杨水生竟直接将推着臭臭果就出门了,任谁喊都喊不回来。

    这可把桑三娘气的不行,花媒婆更是转身就走,直言往后都不会再给杨水生介绍任何一个姑娘了。

    周围的人都替杨水生捏了一把冷汗,偏偏杨水生却不找不急的将臭臭果送到了许娇杏的药铺上。

    许娇杏是喜欢臭臭果的,大伙儿都知道,只不过,这送臭臭果的人是谁,大伙儿就不得而知了。

    杨水生不傻,就在刚刚花媒婆给他安排相看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在这临县,有能力得到这玩意儿的人,除了季财主之外,就再无别人了。

    当时,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心里便一阵烦躁,哪儿还顾得上相看啊,直接就将这东西送了过来,就想从她嘴里听出点什么话来。

    只是,他这才刚刚到了药铺,就看到季财主从药铺里走了出来。

    杨水生很是不高兴,甚至于,内心深处,还有些愤怒,好歹自家兄弟才刚刚走,季景行他凭什么!

    目光朝着木板车上的臭臭果看了一眼,杨水生打算最后为自家兄弟做一件事儿,他要把这车的臭臭果全扔了,一个也不给许娇杏!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