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其他类型 > 从红月开始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唯一能做的事(四千字)

第三百八十九章 唯一能做的事(四千字)

手机阅读  书名:从红月开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黑山老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然后当然就是要分析出其中的逻辑链,找到污染源。”

    那位研究员怔了一下,道:“现在无论是你,还是刚才我们看到的现象都说明,这些人明明已经死了,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死了,还在像活人一样的运动,甚至工作。”

    “这种荒诞的现象,最起码已经说明了两个问题。”

    “第一,他们忘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包括自己死亡的经过。”

    “第二,他们的感知,或者说思维方式,受到了扭曲,所以,他们看不见自己的伤口,也看不到其他人的伤口,他们闻不到自己的血腥味,将这恐怖的状态,视作了理所当然。”

    “他们缺少了这一块的思维逻辑。”

    “这就像是,他们忘了要吃熟食,所以把生肉当成了理所当然。”

    “……”

    那位研究员把他理解的,所知的,全都尽心尽力的向陆辛讲了出来。

    从他的分析与思维来看,他应该是个学问不低,而且反应很快的人:

    “既然他们的思维出现了缺失,那就可以引导他们发现这一块的缺陷,继而发现真相。”

    “你可以理解为,这种污染造成的状态,是在缺少了部分逻辑的情况下,又尽可能的维系着像正常人一样的行为。。如果不被外人打破或影响,那么这种逻辑可能会存在很久。”

    “就像观测点里的那些同事,据说他们已经腐烂,却还认为自己活着。”

    “如果一直没有人去提醒他们,他们会不会一直这么工作下去,一直发现不了自己死亡,直到他们的肉体彻底的腐烂崩溃,最后化作尘埃……事实上,我怀疑,他们的记忆,逻辑判断,必定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生理机能的中断与缺损,肯定会对他们的大脑产生影响。”

    作完了这些分析,他才说出了结论:

    “所以,想要调查这种污染,就要想办法让他们的逻辑中断,借此观察他们的反应,当他们发现了自己死亡的真相时,思维出现空缺,精神同样也会受到刺激,就会产生新的变化。”

    “借这个机会,或许就可以寻找出真正的问题根源。”

    “……”

    陆辛静静听着,脑海里想到的却有很多。

    他很清楚,也许现在对讲机另一端的人,也已经出了事。

    但他自己明显没有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还在竭尽全力的给自己提供帮助。

    首先自己要搞明白的,是他现在是不是已经受到了死亡的影响,给自己提供错误的信息。

    看起来,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但是他的理性与说话的口吻,却没有这种刻意的掩饰与编造。

    那也就是说,现在他与这些武装战士什么的一样,真的是在用心工作?

    听到了他最后说出来的建议时,陆辛忽然有些犹豫:

    “我说了之后,他们会不会……立刻就死了?”

    问出口后,陆辛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显得有些荒谬。

    但那位研究员,却很快理解了陆辛的想法,轻声道:“他们已经死了,单兵先生。”

    “他们因为某种污染的影响而活着,这也是一种利用,一种欺骗。”

    “让他们被欺瞒,继续活着,反而有违本性的。”

    研究员声音低沉的道:“而且,现在尽快找出污染逻辑,清理污染源,甚至……只是多掌握一些这些人知晓自己死亡真相后的反应,并且记录下来,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嗯。”

    陆辛点了一下头,轻声道:“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嗯?”

    那位研究员怔了一下,笑道:“单兵先生太客气了,我姓王,叫王松,陈教授的学生。”

    “好的。”

    陆辛轻轻点头,然后道:“王松教授,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已经死亡?”

    “呵呵,别叫我教授,我还没到那个级别呢。”

    王松研究员笑了笑,继续道:“方法很多,活人和死人区别还是蛮大的。”

    “看瞳孔是否已经涣散,心跳是否已经停止之类的就不用说了,在医学上,一般是看脑电波是否停止来作为判断依据,如果为了方便,把一下脉博,试一下皮肤温度,也都可以……”

    “对了,还可以通过皮肤与身上的肌肉作为判断。”

    “呵呵,你知道吗?人死亡后,肌肉变得松驰,脸上的皱纹会消失的。”

    “……”

    王松研究员很轻松,甚至热情的说着,还能听出他是那种有点小幽默感的人。

    说到了最后,他又想起一事,提醒道:“不过,单兵先生一定要小心。”

    陆辛轻轻点了下头,道:“小心什么?”

    王松研究员吸了口气,陆辛听到了“滋滋”的声音。

    这种声音非常的怪,像是破了轮胎在露气。

    这位研究员说的没错,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已经死亡确实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这时候陆辛仅仅是听到他的深呼吸声,就可以判断他的脖子已漏了气,这是空气从伤口涌进来的声音。

    “小心那一瞬间的情绪变化。”

    王松研究员低声道:“指出一个人犯的错误,往往会让人一个人产生一种尊严受到了冒犯,因而生出强烈抵触心理的情绪,我们往往称之为‘恼羞成怒’。”

    “以此展开联想,我想,当我们说破一个人已经死亡的事实时,他同样也会出类似的情绪,甚至更为激烈,疯狂的情绪。”

    “毕竟……”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指出一个人已经死亡,更残忍的事情呢?”

    “……”

    陆辛听着似乎有点话唠的他在那里絮絮叨叨,没有打断。

    直到他说完了,他才轻声道:“我知道了,王松研究员,现在我需要你配合一下工作。”

    王松研究员慌忙道:“单兵先生尽管说好了。”

    陆辛点了下头,尽量保持自己平缓的语调:道:“首先,把你现在的位置报给我。”

    “其次,一定要呆在原地,不要……不要四处乱走,等待我的信号。”

    “……”

    “哦哦,这种事啊,你放心,我会的,平时我们可没少做这一类的培训工作。”

    对方恍然大悟,笑着答应了下来,又道:“但你千万小心啊!”

    陆辛沉默的听着,微低了头:“谢谢!”

    沉吟了一会之后,他起身,走向了观测点那边的帐篷。

    ……

    他没有在对讲机里就告诉王松等人他们的反应,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当这些已经死亡的人,意识到自己死亡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如果,因为自己说破了他们已经死亡的事实,结果却造成了他们的恐慌,四下里乱跑,那么,极有可能会造成未知的污染扩散。

    所以,自己只能暂时欺骗他们,让他们抱着希望,等在原地。

    而自己现在要做的,便是尽快的找到答案。

    这时候,观测点这里的七位工作人员……或者说,六个半,因为有一个甚至连双腿都没有了,他这时候是以半截身子的模样蹲在地上,靠两只手行走……见陆辛走了过来,便下意识的给陆辛让开了道路,脸色紧张的看着陆辛从他们中间走过,然后进入了他们的帐篷。

    直到这时候,他们看陆辛的眼神,都是那种紧张而不知所措的样子。

    陆辛向他们示意,表示自己有些机密的话说,他们也很配合,立刻远离了帐篷几步。

    陆辛轻轻捂住了鼻子,走到了那个联络仪器的旁边。

    观测站因为需要每隔三个小时,就与总部联系一次,所以接通很方便。

    陆辛接下了一个上面有着不知名体液的按键,很快对讲机里便传来了声音:

    “这里是青港85号公路观测项目指挥站,请讲。”

    陆辛道:“我是单兵。”

    对方的联络员明显松了口气,道:“单兵先生,现在情况如何?”

    陆辛轻声道:“确定观测站里的情况和汇报中一致。另外,在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发现之前第一批接触观测站的信息采集部队先头部队人员十二人,也已经受到了此类污染。”

    “发现这一情况后,我选择了留下,与我同机的王松研究员还有驾驶员、助理人员则立刻选择了离开。期间他们没有与观测点及先头部队这些受到污染的人进行任何直接接触。”

    “但之前的联系之中,我发现了异样,怀疑王松研究员也已经受到污染。”

    “现在他们还没有与信息采集部队大队汇合,也就是说,信息采集部队大队应该还安全,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确定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所以,希望上面立刻通知他们,作出预警。”

    “王松研究员现在的位置是距离观测点三十里之外的一处小镇子,但是我不建议现在就派出人去和他们接触,毕竟,这种污染太……不确定与他们接触的人,会不会同样受到污染。”

    “……”

    “……是。”

    对面的回答很简单,只是微微带了点颤音。

    未知的污染,已经开始蔓延,但却不敢去接触,让人有种无法形容的压抑感。

    “我会立刻通知上级。”

    对面沉默了一下,才又轻声道:“单兵先生,你现在准备怎么做?”

    陆辛轻声道:“对于这一类的污染事件,信息部门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了吗?”

    “现在还没有。”

    对面声音有些沮丧的道:“我们现在相关的信息太少了,信息分析部门的人都在查找各种资料,但还没有人提出有价值的建议。另外,之前单兵先生你们汇报的有关松山镇的异常,我们也已经派出了两支调查小队过去查看。从时间上看,他们现在应该还没有赶到。”

    “如果找到了有价值的资料再告诉我吧。”

    陆辛轻声道:“我准备展开进一步的调查,有了资料再告诉你们。”

    对方似乎猜到了陆辛打算做什么,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顿了一下,他才轻声道:“单兵先生,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知道。”

    陆辛轻轻点头,道:“毕竟这是我的工作,我会做好的。”

    关闭了通话之后,陆辛走出了帐篷。

    夜风吹来,吹散了浓重的腐臭气息,陆辛的大脑,也微微变得清醒。

    抬头看去,只见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

    观测站里的七位工作人员,这时候站在了左边,他们那腐烂肿胀的脸上,似乎还依稀可以分辨出这时候他们的表情,他们已经处于一种担忧,恐惧,甚至是接近崩溃的状态。

    就算他们还没有发现自己的问题,但从先头部队和陆辛的反应上,也知道出了状况。

    而先头部队,这时候已经离得近了些,他们散成一排,站在了右边。

    他们似乎是因为担心陆辛,所以怀里都抱起了枪。

    这时候,他们提防的是观测站里的人,却没有想到,其实他们自己,也已变成了这样。

    ……

    “第一步是样本采集,确定是他们出现了污染,还是我们自己出现了问题。”

    陆辛想着,其实已经不用采集了。

    采集的目的是确定他们是否已经死亡,但陆辛很明白,这时候周围的一切都是真相,因为他不但看过,而且已经与其中一个人握过手,那种湿滑黏稠冰凉的触感,不会作假。

    而需要做的第二步就是……

    陆辛沉默了一会,才抬头看向了这些人。

    他们都是一脸的惊恐与期待,仿佛在等着陆辛给他们一个答案。

    都是群很认真,很负责的人啊。

    他们遵守着工作中的所有条款,仔细小心,但还是出了问题。

    迎着他们的眼神,陆辛觉得自己应该为他们做到点什么。

    但是,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自己又能帮死人,做点什么呢?

    ……

    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才抬起了头。

    陆辛脸上努力的露出了自己这辈子最温和的笑容,轻声道:“做这份工作之前,也许你们已经知道了,这份工作,就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随时随地,都可能受到污染。”

    “有些污染,甚至自己完全无法察觉。”

    “所以,在我准备进行下一步的工作之前,我需要先问你们一个问题。”

    他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

    轻声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都会牺牲在这次任务里。”

    “那么,你们最希望我帮你们带什么遗言回去?”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