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阁 > 都市言情 > 替身他只想要钱 > 你到底多爱他

你到底多爱他

手机阅读  书名:替身他只想要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甜椒最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

    如此简单直接的拒绝让余锋那边瞬间就炸了锅。可碍于场合,他什么话也不能说,甚至还要面带微笑,保证表面的优雅。

    “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说,我没有车,懒得动,不想去!”虞情字正腔圆的给余锋有重复了一遍。连一开始的诱哄手段都省了,直接开口要求骗氪。

    说白了,虞情就是有恃无恐。

    他算得明明白白,余锋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就是不理会他,凑合把电影上映了。

    但是余锋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这种不完美,时年的过去那么辉煌,他本人也是在巅峰中离开。的确说不完美也是一种遗憾。但是哪怕余锋和导演妥协,背后的其他大佬也不可能妥协的。

    例如秋韶,也是其中一个。否则,这部电影又怎么可能被压了那么久,一直没有上映的机会?

    所以,虞情可以确定,余锋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答应虞情。

    毕竟,答应虞情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之前虞情表演课上楼的一手可不仅仅是要骗余锋一套房子那么简单,他是有长远安排的。

    他也是为了让余锋更加心如明镜,知道虞情的本事。让他深刻的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只有虞情能够让他美梦成真。让余锋别无他路,以后长久的心甘情愿的为虞情氪金。

    而现在,就是虞情能大开狮子口的时候了,谁也别和钱过不去。衣食住行虞情眼下就缺一个代步的车子,自然是要让提款机送到手里。

    虞情一项明白合理利用资源。因此,即便余锋被他怼得一句话没有,虞情也能理直气壮的把自己喜欢的型号给余锋发了过去。

    导演组那边,余锋在挂断虞情的电话以后,也并不好过。

    被逼上绝路的导演组,已经不做人了。

    那么大个的中年男子,平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什么都不要了,就跟着菜市场撒泼碰瓷的一样,连哭带嚎,下一秒就要坐在地上抹脖子上吊了。

    余锋终于也绷不住表面上的优雅了,他深吸一口气,暂时离开这个风暴圈。

    助理小声询问,“需要帮您准备什么吗?”

    除了钱,恐怕别的都不需要。余锋疲惫的闭上眼。等再看完虞情的信息,脸色阴沉的厉害,半晌,他才咬牙切齿的恢复了一个字,“好。”

    毕竟,他已经无路可走,只有虞情一条路。

    他并不是真的不想找虞情,而是很不喜欢他们之间这种陡然改变的需求关系。要知道,虞情在几个小时前刚刚拒绝了他!

    然而这些纠结,在心里只有钱的替身那边根本不构成任何困扰。

    一收到金主爸爸的氪金信息,虞情态度立马转变,主动把自己的定位发给了余锋。

    “我在这里,余总快来接我。保证三遍之内完成任务。”

    然后招手示意服务员结账。

    这个小区里有不少专门吃饭的地方。所以,即便是饭点,咖啡馆里的人也并不多。

    仅有的两个服务员,也都窝在吧台那边头对头的说悄悄话,全然没有注意到虞情在喊他。

    于是,虞情提高了音量,又喊了一次,“服务员!劳驾结账。”

    “抱歉,这就来了!”其中一个个子高挑的男孩反应过来,赶紧放下手机回应。

    他像是有什么伤心事儿,眼圈都是红的,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带着哽咽。

    “麻烦您在前台结账。”小咖啡厅没有移动的收款机器,正常来说,虞情第一次询问的时候,服务员喊他去吧台就好。可这个明显是太难过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都走到虞情身边,才恍然回过神来,带着虞情又返回前台。

    虞情到是并不在意这个,索性跟着他去前台交钱。

    那高个的服务生回去吧台之后,又忍不住和同伴说起了方才的话题。

    虞情顺势听了一耳朵,很快弄清楚了事情原委。

    原来这服务生是时年的粉丝,就方才虞情喝咖啡喝余锋吵架的时候,他在网上和人一起撕了导演半天。

    本来是单纯的生气,可在吵架过程中,又联想起喜欢的偶像已经去世的事儿,顿时心里就更加难过。

    时年是他真情实感的喜欢过的第一个演员。那种怦然心动的爱,到现在也让他难以释怀。

    虞情摇摇头,倒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

    结账后,余锋那边派来接他的车也到了。虞情收起手机往外走,还是这个服务生帮他开的门。

    在看见外面的车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小声嘟囔了一句,“这不是时年哥的车吗?”

    时年粉丝都知道,时年念旧,哪怕功成名就,也一直用的是最原来跑龙套时和余锋一起攒钱买的那辆车。

    在下意识看了一眼被这辆车接走的虞情,顿时蒙住了。

    虞情下半张脸被藏在口罩里,可单独露出来的这双眼睛,长得也太像了。

    “时哥?”服务生忍不住惊呼一声,连忙从店里追出去,想要再看看清楚,可虞情却已经上车走了。他一个人站在店外发呆。

    “怎么了你?”方才劝他别难过的同事见他情绪不对赶紧出来问他。

    那服务生还一副呆呆的样子,看着虞情离开的方向,呢喃自语,“我,我好想看见时年了。”

    “你是难过傻了。”同伴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

    服务生一个劲儿的摇头,但是却怎么都表达不清楚自己要说的话。

    是啊,他也觉得自己是难过傻了。人死又怎么可能复生呢?

    而此时虞情已经在去片场的路上。助理简单的和他说了情况,余锋在叫人接他过去的时候,就已经把片场那边安排好了。

    剧组所有人都已经到位,只要虞情人过去,就能立刻化妆开拍。

    “别太担心,我们会好好保护你的。”助理忍不住开口安慰虞情。

    虞情礼貌的笑了笑,漫不经心的回复道,“那就先谢谢你了。”

    助理盯着他的笑容,呼吸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秒。

    可虞情却已经不再看他,反而自顾自的拿起手机开始网上冲浪。

    他主要是想看现在网上的风向。

    果不其然,论坛那头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爆发后,现在剧组那头已经被时年的粉丝撕疯了。

    什么“你压着遗作不出片,我们祝你全家一起出殡”,“你祖宗还在阴曹地府等着看大结局呢!”等等不太讲究的饭圈语录已经轮番上映。

    虞情看了一会,觉得大同小异,就关上了。然后他登陆了自己的微博。

    之前余锋把虞情弄来的时候,是打算让虞情出道的。所以也给他弄了微博,标注的练习生,名字也是他的本名。但是照片却只是一个侧脸。

    照片拍的很朦胧。看不太清楚五官。而余锋那边也没有给他买什么粉丝。后面更没有管理过。

    原来的虞情十分听话,余锋不让他登录,也没有登录微博,虞情今天上去,却发现寥寥有几个粉丝。

    “是哥哥的照片吗?虽然很模糊,但是我敢肯定一定是时哥!”

    “看起来很腼腆啊!是时哥在某个剧组里的角色照吗?”

    “啊!还是时哥年轻时候的剧照?那时候好嫩啊!”

    一共有三条留言,留言的三个姑娘都是把虞情那张照片误认为时年当初没有外传过的剧照。

    更有甚者,还以为虞情是有资源的同好,所以才纷纷关注,再往下看,还有人艾特他问他,“这张照片没有见过,博主是怎么找到的”等等。

    说白了,全都是和时年有关。

    虞情一条没有回复,而是切出去先看热搜。

    前三条都是时年和剧组相关,全民吃瓜,热度压都压不下去。

    时年的那些粉已经杀疯了。有趣的是,没有人怀疑余锋在里面的作用,全都以为是导演坐地起价,扣住影帝临死前最后一部戏,妄想靠着人血馒头暴富。

    狗币就是狗币,虞情感叹了一句,导演果然还是太天真,看不透垃圾资本家的狡猾。

    前面的助理心里却只剩下担心。

    他一直跟在余锋身边,已经看准了余锋的打算。虞情现在是他们的弃子。

    如果演得好,虞情作为替身,不会为人所知。如果演的不好,那么一定是虞情背锅,他长得像的一张脸,就会变成众矢之的。

    时年的粉丝那么疯狂,不会有什么爱屋及乌,他们只会疯狂的攻击虞情。恨不得他去死。

    是的,即便明知道虞情演技不错,可助理仍然根本不相信虞情能够将补拍镜头拍好。

    那一幕戏的情绪太复杂了,可表演的要求却是要平淡无奇,不能有大情绪的爆发。

    包括时年当年,也是整整一部戏拍完,才顺利的找到那种复杂的情感。

    虞情再天才,也是没有上过片场的新人。光是走位熟悉拍摄都要许久,更别提演了。

    而虞情那头,在欣赏完网上扯头花的大戏后,却已经开始看剧本了。

    真实事件改编这几个字,是最令人觉得不寒而栗的几个字。喜剧还好,可以给人一种向上的力量。可如果是悲剧,那就只剩下痛苦和无尽的绝望。

    哪怕在电影中能够得到改编,可更加黑暗的现实也会让人遍体生寒,开始惧怕人群中的野兽。

    而时年拍的最后这部电影改编的就是这样一个悲剧。导演的确胆大妄为,他在获取了受害者家属的同意之后,将整个案件用电影艺术的手法,完整的呈现了出来,甚至他连结局都没有更改。仍旧是以开放式结局,悬案告终。

    是的,这起案子,至今凶手依然没有落网。

    主角是一个娱乐圈记者,以犀利毫不留情的采访而出名。胆大妄为,没有他不敢报道的娱乐圈爆料。

    顶流爱豆被包养床照,影后隐婚多年并且生子,娱乐圈高层的海天盛筵。接二连三的爆料让他成为了最出名的娱记。有他在的现场采访,更是观众们最渴望看见的。

    因为他总能从被采访明星的只言片语中,挖出令人震惊的八卦猛料。

    很快,主角事业节节攀升。丰厚的奖金和私下里的灰色收入,让他的生活也变得更加富裕。

    当他和妻子终于有资格将儿子送进贵族学校的时候,主角认为自己真的到达了人生巅峰。成为富一代。

    可就在他自认为功成名就的时候,他的孩子被人绑架。

    原本以为,这是单纯的刑事案件。后面才发现,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报复!

    通过无法被定位的电话,绑匪不仅索要巨额赎金,还让他将过去所有带给他人的难堪和绝望全都经历一遍。

    整整一个月,他被绑匪一路牵着鼻子走。从最开始的忍辱负重,到最后的自尊粉碎,家庭破裂。唯一能够支撑他的,就只剩下儿子还活着这唯一的希望。

    结果,最后到达目的地,他才发现,孩子早在被绑架的当天,就已经被撕票了。

    他找到的,只有他儿子已经被搁置了一个月,开始变得腐烂的尸体。

    绑匪留下的第一句话和最后一句话,都是自作孽不可活。

    虞情要补拍的,就是最后一幕,记者参与电视台录制,微笑着保持优雅在新闻上实况报道自己孩子被害的新闻。

    是一场非常非常大的情绪戏。

    作为记者,他不能造成播出事故,但是作为父亲,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对他内心最大的煎熬。

    他的脸上不能有任何表情,他得声音不能有任何波动。但是他要保证,所有看见这段戏的人,都要因为这个近乎是讽刺的结局而遗憾哭泣。

    虞情闭上眼琢磨了一会,心里就有了打算。

    而车也开到了片场。

    因为是补拍镜头,虞情去的是余锋经纪公司名下的影棚。人已经都清空了,只有导演组一群人。

    虞情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脸上。出乎意料的是,时年那个专属造型设计师顾涿潞也跟着来了。

    这位今天心情明显已经低落到谷底。看见虞情的瞬间就移开了眼。

    他被叫过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让虞情更像时年。

    毕竟,虞情和时年再相似,也有微妙的不同。平时当替身的时候,也不需要这么严格。可这里是电视,有事近景情绪戏。需要和前面对接。因此,即便是一丁点的差别,在观众眼中也会被无限制的放大。

    所以,他们必须保证万无一失。顾涿潞,也是因此而来。

    站在虞情身后,他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镜子里虞情的脸,手里拿着的化妆器具,却无法落在虞情的脸上。

    顾涿潞只觉得这一幕实在是太嘲讽了。

    当年的他曾经为了让时年闪闪发光,倾尽一切去努力,可现在,却全都用在了虞情身上,这让他心痛的同时,却又不得不如此去做。

    虞情感觉他捏着眉笔的手都要断了。而他身后的余锋,脸色也一样凝重。唯一松了口气的恐怕就是那位导演。

    因为他明白,虞情的到来,就等于一直背在他身上的黑锅,终于可以转移给别人了。

    整个片场,就是个虎口,每一个人都已经露出虎视眈眈的尖牙。只有虞情一只绵羊。

    然而虞情却没有半点担心的意思,反而一直用非常好奇的眼神打量着顾涿潞。

    方才,顾涿潞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到底多喜欢余锋才连这种事都为了他去做?”

    虞情很想回答他,因为余锋有钱啊!

    可话到嘴边,他却发现另外一件事。

    其实,顾涿潞,也有钱。不仅有钱,他还有大把的时尚资源。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艺人来说,时尚圈的资源,也同样是逼格的象征。

小技巧: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